我们的博客

想要去美国留学的同学们多多少少对美国的生活和文化都有所了解,但是对于如何才能更快地融入美国留学生活,与美国人成为朋友却知之为甚少,下面过来人给大家讲一讲如何才能更快的与美国人成为朋友?

对美国人的第一印象

最初对美国人的印象,似乎美国人在为人处事方面就象中国的一个长不大的孩子,不但说话常带孩子气,谈吐举止也非常随便。美国英语比起正宗的英语来,从发音拼音到文法修辞,大多随随便便,无拘无束。美国人离开中国的标准公众形象,坐如钟,站如松,相距甚远,特别是美国的孩子,他们规矩全无,不修边幅,疏懒成性,坐无坐相,站无站相;不管熟与不熟,开口就是“咳”!然后直呼其名,对爷爷奶奶也一样。他们吃饭很简单,请他们吃面包加鸡蛋或请吃中国大餐,他们同样兴高采烈。中国留学生曾经为了增强自己英文水平,有意地和美国学生共租一室,很快他们就看见自己成了美国人的免费保姆:东西乱扔,刚打扫好的房间随即就象狗窝一样毫无次序。结果中国留学生赶快搬场。

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教授康毅滨先生,负责该系在中国的招生工作,因此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中国学生(其中绝大部分是清华、北大、复旦、中科大等国内知名学校的尖子生)。

“中国学生聪明,勤奋,但也迷茫,功利心比较重,妨碍了他们的长远发展。”康毅滨在接受《星期日新闻晨报》访问时说。

什么样的学生被淘汰? 每年一月底,康毅滨就要从系里抱回一大包资料仔细看——里面是所有申请普林斯顿生物分子系的中国学生的材料。

每年,该系每年大约招收25名本科学生攻读博士,系里给康毅滨的“中国额度”4个,而他收到的申请约有七八十份。4%左右的“成功率”。每个“申请包”主要有这些材料:本科各科成绩单,托福和GRE的考分,个人陈述,以及推荐信。康毅滨把它们分成“定量”和“非定量”两类。分数他看得很仔细,但那些“非定量”的东西却能告诉他更多。

问:“个人陈述”有什么用?

康毅滨:就是说说你为什么想成为一个分子生物学家,为什么想来普林斯顿。

问:你看过几百份“个人陈述”,从里面看到了些什么?

康毅滨:中国学生的GRE能考得很好,但我能看出来,他们写的“陈述”经常千篇一律,缺乏特点。

问:他们给你什么印象?

康毅滨:不清楚为什么要来普林斯顿,或者过分要求完美,不敢展示真实的自己。

页面